主页 > L地生活 >现代侠医(上篇)‧流动诊所医流浪汉‧华印混血兄弟乐当义医 >

现代侠医(上篇)‧流动诊所医流浪汉‧华印混血兄弟乐当义医

2020-07-24

现代侠医(上篇)‧流动诊所医流浪汉‧华印混血兄弟乐当义医世人有好有坏,医生同样有好有坏。当一些黑心医生忙着诈骗病患支付高额医药费,或胡乱医人及滥开药方之际,一些慈悲为怀的义医却牺牲个人休息时间和赚钱时机,为贫穷病患提供义诊及免费送药。长期在克切拉香积厨的流动诊所内为流浪汉提供免费治疗及药物的4位医生,就是爱心洋溢的良心义医,其中,基士南和马胡苏汉更是一对华印混血兄弟医生。由于流动诊所的义医人数不足,目前只能每週三提供义诊,于是,马胡苏汉积极召集更多医生加入行列,只要召获逾15名义医,流动诊所将能每天提供义诊服务。9月30日,週三晚上,一辆红色轿车驶进吉隆坡市中心满是流浪汉的街道。车子停下后,数十名流浪汉蜂拥而上,以为有人来派食物,但其中一人这时却高喊:“这是医生来的,大家不要推挤,请排队看诊。”结果,人群瞬间应声而散,过了一会,几个年轻人扛着数箱看诊用具和药物下车并摆好。不久,一辆克切拉香积厨(Kechara Soup Kitchen)的货车到来,另一批年轻人开始摆排桌椅,而身体不适的流浪汉则纷纷排队安坐,等待义工或医护人员为他们登记。这就是专为这批无家可归者特设的免费流动诊所,也是以济世为怀的医生奉献社会的平台之一。当晚负责主诊工作的医生马胡苏汉(Dr.Madhu Sudhan)形容,他是一个开心的医生,因为他一直梦想拥有一个可以免费为弱势群体看诊的诊所,在一群好友和克切拉香积厨的协助下,他的梦想终得以实践。9月30日是这个免费流动诊所正式操作的第二天,但马胡苏汉却已感受到它的成长,那是因为前来提供义诊服务的医生从他1人增至3人,包括他的35岁哥哥基士南医生(Dr rishna Shanmugam),以及之前与他素未谋面的女医生嘉斯敏(Dr Jasmin K.Brar)。长期免费医治贫民过去一年,马胡苏汉跟随克切拉香积厨在吉隆坡市中心各角落为流浪汉免费看诊。而其他日子,志工也会把生病的流浪汉带到他的诊所看病,有些病患无法走动,他就等到诊所每晚8点打烊后,拎着药箱到场为他们看病。“通常每天都会有流浪汉需要看病,所以,我决定另寻方法帮助他们及城市内贫穷的群体。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酝酿已久,直至9月24日终得以落实。当晚9点半,我们选择在很多流浪汉出没的吉粦街(Jalan Hang Lekiu)开始替流浪汉看诊。”他强调,这项免费看诊服务只提供给患病且急需治疗的流浪汉和贫困民众等需要人士。“我们会提供基本的治疗和辅导服务给需要者,若有必要,我们还会鼓励他们寻求正统的医疗服务。”“我知道这一带附近有不少提供免费看诊服务的诊所,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走进诊所看病。他们多数都很自卑,且很害怕接触人群。对于这些人,我们就得主动走到他们身边,替他们看诊。”马胡苏汉免费供药现年33岁的马胡苏汉来自医生世家,父亲与哥哥都在巴生开医务所。2006年,他本身则在印度考获专业文凭后即回国,并到吉兰丹哥打峇鲁政府医院担任驻院医生两年,然后才转到私人诊所工作,并于3年前回到吉隆坡,在蕉赖与朋友合伙开医务所。提及他热心服务人群一事时,他笑称,他从中学起就参与慈善团体,且常跟随大队探访老人院,做善事对他来说并不是新鲜事。“在克切拉香积厨设置流动诊所为流浪汉免费看诊后,我就从去年初起,几乎每个週六都参加流动诊所的看诊活动。”过后,流动诊所定于每週三提供免费看诊活动,于是,他把流动诊所的活动资讯上传至面子书,最终感动许多民众自愿到场帮忙,激励他继续为服务人群的梦想前进。“我也希望在今年筹到一笔资金,以便把一辆二手货车改造成救护车,然后开进贫民区当流动诊所。”流动诊所赠予病患的药物都是由马胡苏汉免费提供,其他硬体设备则由克切拉香积厨提供。谙国英淡语广东话热心助人的医生马胡苏汉是一名华印混血儿,除了国语、英语与淡米尔语,他还听得懂广东话,所以,他在治疗各族人民时,几乎不会面对沟通问题。不过,大多数流浪汉和贫穷人士并不喜欢接触人群,所以,即使生病了,他们也不大愿意到政府提供的免费诊所求医。因此,志工首先得主动接触他们,私下与他们沟通以了解他们的健康状况,然后逐一解开他们的心理障碍,才能说服他们到流动诊所处看诊。马胡苏汉坦言,流浪汉的戒备心重,且拒绝对陌生人讲实话,就连医生也不例外。“在初次见面时,他们根本不相信我们,直到三四次后,他们才会打开心房向我们讲真话。但久而久之,我们也看得出谁说实话谁说谎话。”採访当晚,3位义务医生共为27人看诊,当中有外劳、难民、因到吉隆坡找工失败而流落街头的本地人,还有一些是住在附近的穷人。他们多数患有慢性疾病,有者则是因发烧咳嗽而到来就医。“若遇到罹患高血压的病患,我们会一直监督他们,若有紧急状况,就得把他们送去医院治疗。有些病患很固执,比如有一名跌伤脚的民众,即使因为伤口恶化而跛脚,他也不愿去医院就医。他是第二次来看诊,我们暂时只能给他服食抗生素。”冀召15义医每天义诊马胡苏汉最初只是希望能在每週三晚上到同一地点为流浪汉免费看诊,想不到他们第一次设站就获得民众的热烈反应。第一晚,他在短短3小时内替约35人看诊,忙得不可开交。隔天,他在面子书上分享经历,并呼吁更多医生和志工加入他们的服务团队。过后,他就接到不少医生和许多热心人士的回应。第二晚,马胡苏汉的哥哥基士南和另一名女医生嘉斯敏也答应加入流动诊所。“我希望可以鼓励更多医生踏出舒适圈,挺身造福社会。我们已经观察到多个流浪汉的据点,只要医生足够,就可以同时开几个看诊站,让更多人受惠。”他初步估计,只要召集到逾15名医生加入行列,他就可安排这些医生以轮流的方式,每天到流动诊所提供服务。藉机传达健康意识随着越来越多慈善团体按时到各地派食物给流浪汉,目前,市中心的流浪汉多不缺食物,反而比较欠缺医疗服务。採访工作进行当晚,就有两辆轿车在市中心一带派送饭菜,一小时后,又有另一辆轿车到来派送印度煎饼。克切拉香积厨项目总监兼委员谢国良披露,他们发现许多流浪汉需要医疗服务后,就与医生马胡苏汉联手提供免费看诊服务。他说,该中心就设在市中心的燕美路,且过去一直都有登记流浪汉的资料,藉此安排充足的食物及医药给流浪汉。“我们通过义诊活动传达更多健康知识给流浪汉,希望他们懂得照顾自己。如果他们想要食水,我们愿意提供大量食水给他们。他们除了可在固定地点等候我们前来派送食物,也可以主动到我们的中心享用一些基本服务,我们白天有提供他们一餐免费食物,此外,他们也可以在中心洗衣和替手机充电。”在受访过程中,有一名老人家指他至今还没有拿到眼药液,谢国良通过手机登入资料库搜找他的名字及他所需要的药物后说:“我上个月就安排你去看医生,但你却没出现,我现在根本不知道你眼睛的情况,所以不能胡乱给你眼药液。”谢国良无奈地说,很多年老者的眼睛都长白内障,但当事人却不予理会,结果病况越来越严重,直到几乎看不到东西时,他们才向克切拉香积厨求助。“流动诊所至今共有4名医生提供免费服务,马胡苏汉是其中一人,也是最为积极的一位,他也希望可以召集更多医生参与。若有足够医生,我们还可以上门探访贫穷病人。”克切拉香积厨的宗旨就是要帮助流浪汉离开露宿街头的环境,甚至帮助他们找工作。现场也有一名中年人申诉指他被打抢,以致他被迫在街头流浪数天。较后,他还出示报案纸,谢国良也马上着手处理此个案。/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11.02


上一篇:
下一篇: